爱普工业设计中心
查看: 1058|回复: 1

21世纪,一个完整的人意味着什么?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3-8-15 00:15:2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网络编辑:刘暮彤
“在斯坦福,人文教授常常面临一种特殊的压力,要为我们这个领域的研究进行辩护,比如文学在这个时代的价值是什么?在美国其他大学,比如哈佛、耶鲁,这是自古以来的传统,是不证自明的。当然,我相信这是一种很好的挑战。”在金斯科特花园里,法语与意大利语系教授罗伯特·哈里森这样对我说。

在一本《花园:论人之为人》的书中,他曾经这样描述金斯科特花园:“问及这处花园,几乎无人知晓它的存在,校园书店里各式各样关于斯坦福大学历史与建筑的书籍对它也均未提及,它仿佛并不存在。可是一朝步入园中,你便会感到自己走进了这所学府默默脉动的心脏,一切都以某种方式由此生发传播开去。”

花园是一个很好的隐喻。斯坦福的文理学院位于主四合院,在地理位置上恰恰处于大学的心脏位置。但因为工学院太有名了,以至于人们总是忘记这所大学在本质上是一所Liberal Art的大学。liberal art一词不好翻译,大致意思上与素质教育比较接近,其目的是传授基本的知识,培养学生的理性思考和认知能力,以训练“完整的人”。

在斯坦福大学追问一个“完整的人”意味着什么,21世纪的素质教育应该是什么样的,有着特殊的意义。毕竟,这里离硅谷太近了,Facebook就在校园边上,Google在6英里之外,这些公司发明的技术,正不断加剧两种文化之间的割裂感。“大部分大学,只有一种知识的概念,即科学知识,关于物的知识,无论是关于物理、化学、社会。但这个世界还有另外一种知识,关于自我的知识。这种知识丰富一个人的心智,锻炼他的想象力。如果这两种知识不能结合起来,我想教育是盲目的。”哈里森教授说。

传播系副教授弗莱德·特纳(Fred Turner)在文理学院主持一个叫“科学、技术与社会”(Science,Technology and Society Program,STS)的跨学科课程项目,就是为了弥补两种文化的裂痕。STS开始于1971年,是对当时越南战争的一种反思。当时,美国人对于技术有一种弥漫性的恐惧,觉得技术本身是错误的,是技术把我们导向了战争,所以这个课程的设置是为了训练学生对技术有更强的批判性与分析力。但今天,学生要训练的,不仅是批判的能力,而且是对技术进行再设计的能力。文科专业学生要具备的“技术素养”,不仅包括了解科学知识,还要掌握科学与工程研究的方法论。而理科与工科专业的学生则要具备传播、历史和人类学的知识,以及书写的能力。这些课程还强调与科学进程相关的道德与价值问题。

特纳教授写过一本《从反主流文化到网络文化》的书,书中的主人公斯图尔特·布兰德(Stuart Brand),在他看来,就是一位典型的斯坦福人。他非常有创造力,高度网络化,并且心怀天下,三次将所有的财产都捐出来,用于他认为能改变世界的一些事情上。

关于斯图尔特·布兰德一代与这一代斯坦福学生在精神气质上的差异,特纳教授的观察是,“这一代学生不再以传统的激进方式参与社会,他们不像布兰德们那样穿奇装异服,走上街头抗议,在公社里混居。但这并不代表他们不关心世界,只是他们意识到,更有效的改造世界的方式,不是通过正面攻击它,而是在内部网络中制造变化,而技术是他们最强大的武器。他唯一担心的是,这一代学生们可能会太过于相信工业是社会变革的主要力量。你毕业的时候创办或者加入一家公司,希望由此改变世界,但很可能五年十年以后,你想做的,只是改变了一点点公司而已。”

“斯坦福的学生在政治上非常活跃,但不是党派政治,他们来自世界各地,也愿意到世界各地去工作。他们更像世界公民,愿意思考一些超越国界的问题,试图在一些能产生重大影响的领域成为领袖。我有一个本科生,今年20岁,正在欧洲采访各国负责制定互联网政策的官员,希望了解互联网政策的未来方向。他从系里申请了一笔5000美元的资金就独自跑去欧洲,自己联系那些官员,而几乎所有的官员都接受了他的采访。这是非常斯坦福学生做的事情。”

另一位让他深感自豪的学生叫夏米恩·奥贝德-奇诺伊(Shamin Obayid-Chinoy),是一位来自巴基斯坦的女性,今年刚30岁,已经拍摄了13部纪录片,其中一部《拯救容颜》拿了今年的奥斯卡最佳纪录短片奖,讲述巴基斯坦妇女被丈夫以硫酸毁容的惨况,从而引发了全世界对于妇女受虐问题的关注。她是典型的斯坦福学生:专注、精力充沛、才华横溢,对弱势群体充满同情。

“斯坦福是一个很复杂的地方,它有很多的倾向性,创业固然是其中的一种,但决不是它的全部。”特纳告诉我,“我们不能只是造iPhone啊。”

Weavely街上就是乔布斯的故居。门外的地上有一个咬了一口的苹果,大院子里有两棵苹果树,地上静静地落满了苹果。我们想拍张照,却被一个便衣警察拦住了。后来才知道,乔布斯家不久前遭窃,小偷偷了几台笔记本电脑。

乔布斯无疑在硅谷留下了一道长长的阴影。虽然他不是毕业于斯坦福,但是他在斯坦福大学的那次演讲却对当代年轻人产生了极为深远的影响。阿尔文·谢(Alvin Tse),斯坦福工学院的一位毕业生告诉我,他刚到斯坦福的第一年,在大学路上偶遇乔布斯,虽然没有说上一句话,但那次偶遇对他来说意义重大——他第一次意识到,原来世界那么小,仿佛伸手就能抓到。后来他成了斯坦福最大的本科生创业社团BASES的主席,并创办了两家公司。

“很多学生想做乔布斯,但乔布斯的特别之处不在于他的计算或者工程能力,而是他的好奇心,以及从不同学科吸取智力资源的能力。这种能力才是一所大学应该着力培养的素质。”纪录片系教授克里斯汀·塞缪尔森说。
 楼主| 发表于 2013-8-15 00:19:40 | 显示全部楼层
金钱与理想
作者:陈赛

据说美国最有野心的年轻人通常会去四个城市:纽约、华盛顿、洛杉矶、帕罗奥多。在金融危机的泥潭中,前三个城市仿佛气数已尽,只有帕罗奥多这个小镇仍然吸引那些有着远大梦想的年轻人。对他们来说,创业是获得金钱与自由,也是改变世界最理所当然的一种方式。

工程系学生山田(Alyson Yamada),原为芭蕾舞演员,因腿伤不能再跳舞,转而报考斯坦福大学工学院,并希望发明医疗设备,帮助治疗腿伤,但最终爱上了工程,尤其是设计和制造

“如果你告诉很多人,你有一个可以改变世界的想法,大部分人会告诉你,这是个坏主意。大部分时候,他们是对的。因为大部分你认为能改变世界的想法,并不会改变世界,理由有很多。但有时候,它们的确会改变世界。所以,如果你真的想鼓励人们做一些能改变世界的事情,你怎么做?”在斯坦福工学院的盖茨楼采访电子工程系的系主任马克·赫洛维茨时,他突然冒出这样一个问题。

“你要做的是,告诉他这是一个有趣的想法,去找一些相信你的人,你们能找到钱,那就去试试吧。这中间并没有什么很深的哲学,而是一种理解,理解技术很重要,理解激情很重要,还有宽容失败的意愿。就算失败,也没有关系。”

刚到帕罗奥多那天,李萌带着我们去逛大学路。大学路是帕罗奥多的市中心,这条路直接通往斯坦福大学,也是整个硅谷的发射台。中午时分,顶着金光灿灿的加州阳光穿越这条街,几乎每一家咖啡馆都人满为患,人字拖、牛仔裤、套头衫在这里都是公认合乎时宜的穿着。李萌一路详加指点,这个咖啡馆里可以遇到拉里·佩奇,那个咖啡馆是彼得·泰尔的最爱……

据说美国最有野心的年轻人通常会去四个城市:纽约、华盛顿、洛杉矶、帕罗奥多。在金融危机的泥潭中,前三个城市仿佛气数已尽,只有帕罗奥多这个小镇仍然吸引那些有着远大梦想的年轻人。对他们来说,创业是获得金钱与自由,也是改变世界最理所当然的一种方式。

李萌就是从纽约来到帕罗奥多寻梦的设计师。她正在开发一个能捕捉虚拟空间记忆的手机APP。她说,随着人们的生活越来越多地转移到虚拟空间,应该有一种工具能帮助人们把这些空间里的重要记忆捕捉下来。

在她的引荐下,我们还认识了马特和亚历克斯,一个是斯坦福设计系的毕业生,一个是MIT工程系的毕业生,简直是黄金组合。他们一个住在旧金山,一个住在山景城,每天在中间的帕罗奥多会合。他们的小公司正在大学路附近一个叫Dogpatch Lab的孵化器里孵化。这个孵化器虽小,但曾经走出过Instagram。Instagram的创始人也是两位斯坦福的毕业生,一个好点子在一两年甚至几个月里就造就一家数十亿美元的大公司,这种故事在这条街道上没少发生。

与他们的学长一样,马特和亚历克斯也在设计手机APP,叫Simpleprint,能将手机里的照片快速制作成相册。马特曾经花很多时间在养老院里,他觉得这样的工具能够帮助老人维系与子孙辈的情感。凌乱的工作桌上摆着他们的创业圣经——《精益创业:今天的创业者如何持续创新,创造极度成功的生意》,作者叫艾瑞克·莱斯(Eric Ries),是史蒂夫·布兰克的学生。据说书中介绍的是美国硅谷最新流行的一种创业方法:迅速发布一款产品,不断测试用户的反应,并不断调整。对马特来说,这与他在斯坦福d.school学到的基本原则不谋而合:找到需求,然后快速prototyping,不断调整,不断从错误中学习,非常有实验性。

一个奇怪的现象是,没有人提到钱的问题,仿佛在这个新时代的淘金之地,金钱反而是一个无关紧要的元素。

“在硅谷,赚钱与改变世界之间是一条非常微妙的界限。”斯坦福商学院的一位校友克里斯·拉森(Chris Larsen)告诉我:“你不能在任何一端走得太远。离钱太远,你得不到最好的投资人、最好的工程师,他们都想知道自己的股票能值多少钱;向赚钱靠得太近,你失去激荡人心的魅力。比如你参加一个派对,有人问你在做什么?你说我想赚很多钱,对话就此结束。但是,硅谷好的一面是,一旦有了钱的动机做基础,你就不必太管它了,可以全身心投入‘改变世界’的那部分。因为你有一种信任感,只要你真的做一些很革命性的事情,钱一定就在那里,而且多到你无法想象。不像在纽约,钱、市场、合约是你唯一考虑的问题。”

克里斯·拉森是Eloan与Prosper.com的创始人。这两个公司都是直接针对银行系统的:Elone消灭了贷款中间人,使贷款交易的过程透明化,你能在网上看到一切交易过程,明码标价。Prosper再往前走一点,钱不再来自银行,而是直接来自个人。

“我买第一套房子的时候,就知道自己被银行绑架了。我希望通过技术改变银行和华尔街。但不能直接攻击,因为他们太强大了,但有了技术作为核心,我们就可以绕道而行,从根本上改变他们的商业模式。”

我问他,创业的乐趣到底是什么?

他说:“就像做一个美国人应该做的事情。创业是美国人的理想,你创造就业,改变经济,给你的投资人赚很多钱,是非常自豪的事情。”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声明:

本站所有内容资源均来自网络&网友分享,仅供学习试用。

手机版|爱普工业设计论坛    

GMT+8, 2021-10-17 23:28 , Processed in 0.111319 second(s), 24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2 Comsenz Inc.

站务管理专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