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普工业设计中心
查看: 824|回复: 0

马鞍山青年入港旅游被跳楼女子砸中身亡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3-8-14 09:11:4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2013年07月31日,安徽省马鞍山市,一个刚刚大学毕业,准备放松一下心情之后,就开始踏上人生之旅的青年;一个青春年少、怀揣理想与抱负,准备攀登人生的高峰的青年,做梦也没想到,只差一步之遥,他就跨入了摩天大楼。就在他跨入的那一霎那,却遭“天外来客”袭击,顷刻间,成了轻生者的牺牲品与殉葬品。这飞来横祸让人匪夷所思,更让这名青年的家人沉浸在极度的悲恸之中。通过走访逝者的家人与乡亲,略知了这名青年生前的“一二”。
  他从小学到大学成绩优秀
  7月29日中午,去香港游玩的安徽籍大学生谢子洋在返回小姑妈家,就在只差一步之遥就能跨入楼道的一刹那,意外被一名跳楼的女子砸中,连夜抢救,次日清晨6点多身亡。
  7月31日,记者赶往谢子洋家乡马鞍山花山区霍里镇杨坝村大陶店自然村走访。
  刚进入大陶店村,就有许多村民围上来。知道记者为子洋一事而来,村民们抢着告诉子洋生前的一些事情以及子洋的家庭情况。
  村民们找来子洋的伯伯谢金林。谢金林告诉记者,子洋6岁在陶店小学(现杨坝小学)上学前班,之后,在霍里小学读小学;在马鞍山市13中读初中;在马鞍山职教中心读高中。高中毕业后考入宣城一所机电学校,专攻机电,今年已经毕业。
  谢金林说,子洋没毕业前,就有一家公司以每月5000元的高薪邀请子洋加盟。子洋考虑到即将走上工作岗位,今后没有时间游玩了,所以今年才去香港小姑妈家玩几天。之前,子洋70岁的奶奶曹凤英提前去了香港,主要是去照顾子洋小姑妈的几个孩子。


  子洋家境在村里并不富裕
  记者在村民的带领下,来到子洋的家门口。子洋出事的消息,子洋全体家人及全村人都知道,唯独子洋81岁的爷爷不知情,因为子洋从小由爷爷奶奶带大,跟爷爷感情特别深,如果让他知道子洋不幸的消息,不知老人会出现什么状况。所以,全村人都瞒着他,也不允许记者进入他家采访,只能从外围了解一些情况。
  子洋所在的大陶店村共有50余户人家,大多数人家都盖上了小洋楼。记者在离子洋房子不足10米处,打量了一下子洋家房子。这是3间上世纪八、九十年代盖的砖瓦结构的平房。这样的房子在村里已不多见。从房子看,子洋家在村里算是贫困人家。  村人和邻居告诉记者,子洋的父亲谢金平,43岁,货车司机,长年在外跑运输,顾不上培养孩子,但也能挣些钱回家。母亲朱群芳,40岁,在家种1亩多田,平时打点零工,服侍公公婆婆,培养两个孩子上学。别人家将钱都投资到房子上了,而子洋父母刚将钱投资到孩子身上。两个孩子都已考上了学校(妹妹今年17岁,已在马鞍山市卫校毕业,现在正在实习期)。
  村里谁家电脑坏了由他“承包”
  念起子洋的好,村民感慨万端。子洋邻居郑国培说,子洋与村里人孩子相处得也很好,从未听过他与谁家孩子吵过嘴,打架更没他的份。更让人难忘的是,子洋喜欢乐于助人,村里不管谁家电脑坏了,都由他来免费维修。她家的电脑不知坏过多少次,子洋每次都不厌其烦地帮她修好,修得她都不好意思了。
  子洋爷爷一人还蒙在鼓里
  邻居们说,子洋是81岁爷爷谢如保的命根子。子洋稍有风吹草动,都会牵动爷爷的全身神经。子洋若想要天上的月亮,爷爷都会去摘的。每次子洋放假回家,如果没有菜,子洋吃不下饭,爷爷就会不声不响的出门,切些卤茶回家给子洋一个“专供”。子洋出事的消息,眼下全村乡亲无人不知,只他老人家一人不知情。但老人很敏感,不住地打探子洋的消息,亲戚与乡亲都“骗”他说,子洋出去旅游了。
  目前,子洋的伯伯谢金林(16岁时顶父亲职,到湖北宜昌工作)知道子洋出事后,立即从湖北宜昌赶回家乡,专门看护老人。谢金林担心,当有一天,老人知道了情况,不知会发生什么事情。
  还有13天就是子洋的生日
  子洋的表弟谢子涵说,他与表哥子洋相处得最好,他们几乎无话不谈。子洋放假期间,一有空,就找他玩。子洋在学校时,经常和他互通短信,彼此QQ只要一上线,总是聊个不完。但近1年时间,除短信、电话、QQ和微信,他没有见过子洋。7月23日,子洋到香港那天,还给他发来不少当天拍的照片。8月14日,是子洋的生日。他正筹划如何给子洋过生日。说到这里,子涵眼睛有些湿润。


  跳楼女家属向子洋双亲下跪致歉
  7月31日,记者通过相关渠道了解到,当日中午,在子洋事发的香港小西湾邨瑞胜楼的楼下。两位坐在当日事发的坡梯旁边过道上纳凉聊天的老人回忆,当时,他们听到“呯”的一声响动,伸头一看,两个人已经躺在血泊里了。他们称一想起这一幕,就心有余悸。
  子洋的父母与妹妹已经抵达香港。7月31日上午,一家人前往北区医院处理子洋后事。然后在事发现场,为子洋烧纸路祭。悲伤令子洋妈妈神情略显恍惚。
  当日12时左右,正当他们在为子洋进行路祭时,压中子洋的跳楼女子陈月琴的亲人获悉后,上前向谢家人下跪道歉,但谢家人仍然情绪激动,指责女子的行为不妥,最后保安员为了避免发生冲突,只能劝陈的家人离去。
  子洋的爸爸谢金平十分悲愤,“好端端地走在路上,还能被人压死……”
  当日下午,谢家人情绪稍微平复了之后,前往法庭与法官商议。子洋的小姑妈阿Win解释,相比向陈家人索赔,他们更希望能够得到政府方面的帮助。
  港府向亲属发放8000元急用金
  8月2日,网曝香港民政事务总署表示将通过华人慈善基金,向早前被堕楼女子压死的19岁内地青年谢子洋家属发放8000元应急金。民政署亦已联络死者家属,提供适切援助,并致以深切慰问,同时已联络慈善团体向其施助。当日,记者通过谢子洋远在香港的小姑父证实了此消息的真实性。
  胡银龙告诉记者,几天来,子洋父母和他们一直在为“子洋之死”在进行一些交涉,日前已得到香港民政事务总署8000元“急用费”。相关部门要求给子洋做尸检,遭到子洋家人拒绝。
  子洋父母几天不吃不喝面临住院
  8月2日,记者通过国际长途电话连线了谢子洋在香港的小姑父胡银龙。通过他了解了一些“子洋之死”的最新进展。
  胡银龙告诉记者,他现在都不敢上网查看有关子洋的消息了,更不敢接电话,一听到电话铃声响起,他都会浑身发冷,因为他们家亲戚特别多,都在问这事。
  “由于伤心过度,这几天,子洋父母一直不吃不喝,身心疲惫。70岁奶奶曹凤英几次接近休克。家人正准备让其住院治疗。”胡银龙说。
  拟求助安徽驻香港办事处
  “那个跳楼的女人是离婚的,在香港也没什么财产,从她那边几乎得不到什么赔偿。子洋相关的医疗费已被免掉,相关部门又给了些不多的丧葬费之类。亲属们认为,如果继续这样“折腾”下去,对小孩子来说,就没什么意思了。孩子明明走在香港指定的人行路线上,没有违法违章,突然死了,怎么就没相关部门承担责任?“胡银龙说,“如今,我们什么办法也没有了,求助无门。我们想做最后一次努力,想通过安徽驻香港办事处,看能否求助他们,得到他们的帮助。”
  不再“折腾”让孩子早点回家
  胡银龙口气沉重地说,子洋父母在“子洋之死”后事解决无望情况下,感到很绝望。他们表示不再奢望争取什么赔偿了,现在一心只想早点带孩子回去,让孩子灵魂得到安息。
  子洋的伯伯谢金林也向记者透露,兄弟谢金平也在电话对他说,不赔就算了。打算回去了,小孩都走了,还要钱干什么呢?
    胡银龙说,子洋尸体初步定于本月10火化。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声明:

本站所有内容资源均来自网络&网友分享,仅供学习试用。

手机版|爱普工业设计论坛    

GMT+8, 2021-10-23 06:48 , Processed in 0.156929 second(s), 25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2 Comsenz Inc.

站务管理专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