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普工业设计中心
查看: 1619|回复: 8

万通六君子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3-6-9 13:32:2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来源:管理学家

在商业意识远未成熟的1990年代,很多民营企业的组织演变和江湖上的帮派没什么区别。
万通六君子“江湖方式进入,商人方式退出”的方式成为了那个时代的永恒经典,并为后来人留下了一个如何处理创始人关系的绝佳案例。

“淘金”海南岛

1988年,冯仑受国务院体制改革委员会下属中国经济体制改革研究所委派,去海南筹建海南改革发展研究所。
开办之初,海南省委给了研究所5万块钱,一辆车和一台电脑。有意思的是,海南省委还给了1万台彩电的批文,让研究所用倒批文的钱作为开办经费。
最终,研究所的业务被分为三部分:一部分做研究,一部分搞经营,一部分办杂志。
冯仑负责招人,组织研究队伍并管理《新世纪》杂志(即现在的《新世纪周刊》的前身),另外一个人负责经营,招来的人里就有潘石屹。

在当时,冯仑提出,招聘的人至少要学过两个专业,单一专业背景的人知识面和能力比较狭隘,不大有发展。在冯仑招聘的过程中,王启富和易小迪先后加入了研究所。王启富毕业于哈尔滨工业大学,之后又到中国政法大学学了法律,当时在一家国营的秀港工业房地产公司做办公室主任,后来跳槽到研究所。易小迪是北京师范大学地理系毕业、中国人民大学区域经济专业研究生,在中央党校第一次见到冯仑并有过交流后,就跟着冯仑去了研究所。

来到研究所后,王启富告诉冯仑,他的原领导,秀港公司总经理叫王功权,是一个非常有理想的热血青年,一定要介绍给冯仑。于是,通过王启富,冯仑认识了王功权并成为了非常好的朋友。

王功权毕业于吉林大学管理系,被分配到省委宣传部,是宣传部培养的年轻后备干部。王功权的孩子刚出生一个星期,他就利用照顾老婆生孩子的机会偷偷跑到海南,并在从广州到海南的汽车上认识了刘军。刘军毕业于北京理工大学(16岁就开始上大学),被分配在成都一个国营企业,听说海南有机会,没跟单位打招呼就来到了广州。在汽车上,王功权和刘军聊了一路,他们约定,到了海南谁先找到工作就来“救”另一个人。王功权在秀港公司先是做办公室主任,不久又当上了总经理,便把刘军叫了过来。

1989年夏天,王功权因故被迫离开秀港公司。海南改革发展研究所被解散,冯仑回到北京,加入了后来因“罐头换飞机”而名震四海的南德经济集团。易小迪在当地开了一家印刷厂,据说当时什么都印,包括结婚证,但一年也赚不了多少钱。潘石屹也待在海南,勉强维持着自己开的一家公司。

冯仑到南德后,王启富、王功权和刘军也先后加入了南德。在当时如日中天的南德,冯仑担任总办公室主任兼西北办主任,王启富担任法律室副主任,王功权担任天津投资公司副总经理兼东南办主任,刘军担任西北办副主任。因为四人聚在一起,关系也更加密切。他们经常在一起畅谈人生和理想,在思想上形成了很成熟的合作基础。在当时,冯仑等人就讨论过创业,计划办一个万通代理事务所,“万通”即路路通之意,计划帮人出书、写文章、开会,积累一些钱后再谋发展。


1991年,冯仑等人离开了南德,再次来到海南,易小迪的印刷厂成为了他们的落脚点。在准备创业期间,冯仑和刘军跟王功权商议,必须由王功权当老总他们才做,因为只有王功权做过生意。王功权答应了,冯仑等人便开始筹钱。

1991年9月13日,海南农业高技术联合开发投资公司(简称“农高投”)在海南正式成立,创始人为冯仑、王功权、刘军、王启富、易小迪和李宏(黎源)。为创办公司,六个人一共凑了三万多块钱,这些钱大都用在注册公司等前期费用上,拿到执照后只剩几百块钱,是一个典型的“皮包公司”。冯仑等人就此开始了在海南的“淘金”之旅。

半年后,易小迪找来了潘石屹,负责第一单房地产业务的销售,冯仑在日后回忆:“他的销售才能在那个时候就显现了。”

从“梁山泊模式”到常务董事会

虽然在1988年4月,中国评选出了第一批“全国优秀企业家”。但在1991年,普通大众还不知道“公司”为何物。冯仑在《野蛮生长》一书中写道:“没法说最初的钱那个算股本,后来算股份的时候也没有办法分清楚。别说没法算,那时我们连懂都不懂,又没有《公司法》。大家说事连个依据都没有。所以说,我们这些合伙人一开始合作的基础不是钱,而是大家共同的理想、信念和追求。”

在第一次界定合伙人利益关系时,冯仑等人采用的是水泊梁山的模式——“座有序,利无别”。大家虽然职务有差别,但利益是平均分配的。在当时,董事长的位置并不重要,大家关注的焦点是法人代表和总经理。大家一致认为,王功权当法人代表和总经理比较合适,于是,法人代表和总经理就由王功权担任。冯仑则担任副董事长(当时董事长职务必须由投资主管单位的人担任),王启富、易小迪和刘军担任副总。1992年初,潘石屹加入了公司,最初担任总经理助理兼财务部经理,后来也变成副总。

虽然都是副总,但权力并没有办法详细规定,所有事情都要六个人在场讨论。冯仑曾回忆:“这时情况变得比较微妙,最后谁说了算呢?名片、职务不同,但心理是平等的。后来功权说他是法人代表,要承担责任,得他定,但如果大家不开心,以后可能就没责任负了,所以多数时候他会妥协。”

1992年,通过运作海口“九都别墅”项目,“农高投”赚得了“第一桶金”。此后,“农高投”用这笔钱去操作“莲怡庐”等项目,不断在海口、三亚炒房炒地。公司经济条件宽裕后,很多老员工都拥有了“四个一”,即一套房子、一万块钱存款、一部电话和一部摩托车。

在“农高投”成立之初,人员并不多,除去王功权、冯仑等六个“高层”,只有两个员工,一个是王功权的老婆,一个是王启富的哥哥,大家一起干活、一起吃饭,谁也没把自己当“干部”。完成原始积累后,公司开始招聘新人,这才有了真正意义上的上下级关系。由于王功权、冯仑等人的座次排得很模糊,导致六人权力均等,因而产生了一个问题:下面的员工自觉不自觉地会“站队”,形成各式各样的派系,导致组织运行效率低下。

1993年1月18日,“农高投”增资扩股,改制为有限责任公司形式的企业集团,即万通[简介 最新动态]集团,主要股东除冯仑、王功权、刘军、王启富、易小迪还有后来加入的潘石屹以及中国华诚财务公司、海南省证券公司等法人股东,由冯仑担任董事长和法人代表。

在之前,冯仑等人的合伙人关系是虚拟的,没有股权基础。通过这次改制,冯仑等人开始建立了财产基础上的合伙人关系。冯仑提出一个观点:按照历史的过程来看,缺了谁都不行,每个人的作用都是百分之百—他在,就是百分之百;不在,就是零。

从这个角度出发,万通六君子在确定股权时采取了平均分配的办法。由于是平均分配,大家说话的权利是一样的,万通成立了一个常务董事会,重大的决策都是六个人来定。

1993年6月,由万通集团投资并以定向募集方式发起组建了北京万通实业股份有限公司,公司实收资本金8亿元人民币,成为北京最早成立的以民营资本为主体的大型股份制企业。同年,万通在北京开发了“新世界广场[最新消息 价格 户型 点评]”项目。通过和香港利达行主席邓智仁的合作,万通新世界广场[最新消息 价格 户型 点评]大获成功,卖到了当时市价的三倍。万通新世界广场的成功,让大众和业界开始关注万通,同时,也奠定了两个地产大佬冯仑和潘石屹的“江湖地位”。

“志同道不合”的烦恼

万通六兄弟从相识到共同创业,有偶然因素,也有大家都具备相同价值观的必然因素。六人都受过高等教育,不甘于在传统体制中发展,有着实现人生价值和社会价值的梦想和抱负。在创业之初,冯仑等人就提出“以天下为己任,以企业为本位,创造财富,完善自我”的原则和理想。1992年,以冯仑为首写了一篇文章,名为《披荆斩棘,共赴未来》,将自己描写为立志实业报国的青年知识分子,特别指明做企业不是为了赚钱,而是为当代中国知识青年探寻报国道路,并探寻如何有效地重整资源。文章相继被《海南开发报》和《中国青年报》转载,引起了很大反响。

中国新兴民营企业完成原始积累后,往往会选择快速扩张,进行盲目的多元化,万通也不例外。1994年起,万通开始了全国性的多元化投资和盲目扩张,进入地产、金融、商贸等多个领域。

1995年之前,六兄弟配合得很好,也协调得很好。当时,六个人以海南为中心,分散在广西、广东附近等省份,经常见面。1995年起,万通的业务开始分布到北京、上海、长春等地,六兄弟分布在不同省份,负责各地的业务。由于当时沟通不便,造成信息不对称。再加上六个人性格不同、地域和管理企业的情况不同,不可避免的,大家在一些事情上形成了分歧,相互之间越来越不容易协调,

虽然资源和结构发生了变化,但六个人仍然保持个人收益上的平均主义。当时他们确定了3条土规则:第一,不许有第二经济来源;第二,不转移资产,不办外国身份;第三,凡是在公司生意上拿到的灰色收入统统交回公司,六个人共同控制这笔钱。

在经济上六个人都没有计较,但大家对生意的看法和理解出现了分歧。首先是资源分配的问题,同样做房地产,有的人说深圳好,有的人说西安好,有的人说北京好,但资源是有限的。开常务董事会时,大家会互相认为对方的项目不好,由于实行的是一票否决制,大家很难达成统一。当时潘石屹在北京担任万通实业总经理,北京的资源配置最多,慢慢的,各地开始绕过常务董事会,直接向潘石屹借钱,导致万通集团公司几乎成为了一个虚拟的总部,�主要的业务和个人都在外地,谁拿到各地的具体项目,谁就是老板。

另一方面,六个人对公司的发展战略也产生了分歧。有的人比较激进,主张进行多元化,有的人比较保守,认为应该做好核心业务;有的人不愿意做金融,有的人不愿意做商贸。有的项目在某几个人强力主导下,会做,但做得顺利还好,一旦不顺利就会导�怨言。例如1994年收购东北华联,六个人的意见并不统一,在冯仑和王功权的主导下,万通用7000万收购了,但之后的整合一直不顺利,成了一个费时、费力、费钱的乱摊子,最后赔了4000万,冯仑和王功权的权威受到了挑战。

和其他民营企业不同的是,六个人并不是在金钱上产生了矛盾,而是在公司战略和企业管理上发生了不可调和的冲突。但六个人拥有共同的价值观,因为共同理想走到一起,又经历了重重考验,彼此间有着深厚的感情,都不想分开。冯仑曾回忆:“1994~1996年,几年里六个人没事就凑在一起讨论究竟应该怎么走,有的人难受得哭了。外人很难想象我们当时痛苦到什么程度。”

潘石屹也曾回忆:“我非常珍惜和怀念我们曾经一起创业的那段历史,但每一个人都太有自己的主见了。”

江湖方式进入,商人方式退出

面对进退维谷的形势,冯仑试图通过学习来解决。冯仑让大家读罗尔纲的《太平天国史》,告诉大家要有耐心,在没有想出办法之前不能演变成“天京之变”;还找来鲁迅的一些文章,例如《韧性的战斗》,鼓励大家要坚持。为了搞明白组织应该如何进化,冯仑甚至研究了土匪史,看英国人贝思飞(Phil Billingsley)写的《民国时期的土匪》,专门研究土匪的组织架构,还看过一本山西出版社出版的《水浒的组织结构》。在《野蛮生长》一书中,冯仑写道:“那时我住在保利大厦[最新消息 价格 户型 点评]1401房间,潘石屹住在楼下,我们很痛苦地讨论着,等待着,就像一家人哪个孩子都不敢先说分家,谁先说谁就大逆不道。”

就在六个人都很痛苦,都很矛盾的时候,三个契机让事情有了戏剧性的转变。一是1995年,王功权去了美国管理分公司,在美国吸收了很多商务、财务安排的方法以及产权划分的理论;二是1992年,张维迎把《披荆斩棘,共赴未来》这篇文章带到了英国,张欣看到这篇文章后很兴奋,决定回国,张维迎就把张欣介绍给了冯仑。通过冯仑,张欣又认识了潘石屹,两人开始谈恋爱。张欣对问题的看法完全是西式的,认为不行分开就可以了—她把西方商业社会成熟的合伙人之间处理纠纷的商业规则带给了万通。

王功权和潘石屹都接受了西方的思想,开始劝说冯仑。冯仑开始不同意,但后来去了一趟美国,见到了著名经济学家周其仁。两人聊得很投机,冯仑讲了困扰自己已久的问题,周其仁讲了“退出机制”和“出价原则”,给冯仑以很大启发。于是,六个人中的三个人接受了新的游戏规则。

回国后,冯仑提出“以江湖方式进入,以商人方式退出”。虽然是商人方式,但冯仑等人只是对资产进行了大致的分割,并没有锱铢必较,还是保留了传统的兄弟情义。走的人把股份卖给没走的人,没走的人股份平均增加,把手中的某些资产支付给走的人。


1995年3月,六兄弟进行了第一次分手,王启富、潘石屹和易小迪选择离开;1998年,刘军选择离开;2003年,王功权选择离开,至此,万通完成了从六个人到一个人(冯仑)的转变。

从第一次分手到最后王功权离开,冯仑等人也越来越接受和认可了这种退出机制。冯仑回忆道:“最早潘石屹发给我们律师函,指出不同意就起诉时,我和功权特别别扭,像传统中国人一样认为那叫‘忒不给面子’。但越往后越成熟,最后我和功权分开时只请了田宇一个人,连律师费都省了,一手交支票,一手签字。”

分手后,万通六君子都实现了各自的精彩。冯仑、潘石屹和易小迪成为了地产界的大鳄,王功权成为了知名的风险投资家,王启富和刘军也在其他领域开创了一番事业。在中国改革开放后的商业史上,万通六君子“以江湖方式进入,以商人方式退出”的事件则成为了一段佳话。
 楼主| 发表于 2013-6-9 14:51:13 | 显示全部楼层
大哥冯仑

  冯仑的钱夹里,放着两个故去男人的照片。一个是阿拉法特,另一个是他的干爹。冯仑将他的干爹称为“一个有文化的土匪”。

  阿拉法特是他作事情的榜样,冯仑常说,“时间是一把最锋利的刀,能雕刻一切最坚强的岩石。一个男人做事情最大的赌注是时间,特别是当你把所有的时间都押在一个事情上。而安拉法特是一个45年坚持一个目标,始终没有做成的男人。用最有毅力的男人来激励自己是很快乐的,要不会觉得孤独。疲惫的时候就想一想,前面还有40多年没干成的大哥呢……”

  然而,要真正解读冯仑的精神世界,他的干爹马鸿模是一把不可缺少的精神钥匙,毫无疑问他是冯仑的精神教父。

  冯仑的亲生父亲是一个企业工会的领导,由于父亲对马列主义非常熟悉,从小教会了冯仑写文章和画画。冯仑可以临摹出很好的绘画作品。在家庭的影响下,上初中的时候,冯仑就开始看大逻辑、小逻辑之类的书,这使他形成了很强的逻辑思辨的倾向。独特的家庭优势,使得冯仑在文革期间,得以凭一纸介绍信,在资料馆翻阅了大量“供批判用”的禁书。——诸如《尼赫鲁传》、《基辛格传》、《出类拔萃之辈》、《光荣与梦想》……他清楚地记得,所有的这些书都是内部出版,都是灰皮的。

  生父教会了冯仑怎么写文章,而对冯仑产生了长期精神影响的,则是他的教父马鸿模这个人。马鸿模生于1919年12月15日,回族、大家出身,年轻时就读于武汉大学历史系。抗日的时候闹学运,家里人想要把他送出国。马鸿模不去留洋,而是组织武工队。1949年建国的时候,马鸿模已经官拜解放军正师职。因为他有文化,建国后他被分配到中央党校,不再带兵。冯仑第一次在中央党校见到马鸿模的时候,老头留着光头,身着黑衣,抽着根很粗的雪茄,老头特意要看一看这个叫冯仑的,当时只有22岁的中央党校历史上最年轻的学员,老头点了点头说,“最小的那个原来就是你。”两人后来成为忘年之交,这个出生入死,杀人如麻,有着传奇般生涯的人物,渐渐地开始成为冯仑的精神之父,并对他产生莫大影响。教父强悍的人生和性格,使得冯仑的精神深处,有着一股不同于常人的霸气,他说,“我老了会很像他(干爹),我根本不会退休,就是要折腾。”

  冯仑的身上,很多地方都折射出教父的影子。比如他虽然是中央党校的研究生,算的上高级知识分子,但是言谈充满了世俗语言,然而,他的表述却非常地富有逻辑性。或者说,他身上既有着江湖的气息,又有着知识分子的理性思考,混杂在了一起。

  他原本只是一个读书人,外表斯文、内心柔弱,然而,多年的折腾和历练,明显使他的内心发生了巨大的变化,变得坚硬。冯仑将人生比喻成一坛咸菜,他说,“不同的卤汁,不同的分量,再加上不同的腌制时间,最后浸渍到菜里,你的味儿就变了,不用刀刮还看不出原来的本色。”

  回首往事,冯仑感慨:历史就是要委屈一些人,它让你死,你就死了,这就是历史的代价。对于历史的进步来说,个人不能有公平不公平的情节,如果牺牲你,就牺牲你了,对于历史的进步来说,这是太小的一件事。如果剩下来了,也不是个人的能力,而是大时代的选择,所以要惜福感恩。”

  冯仑将要开始他自己的时代。然而,对于他来说,这条路并不是他最佳的选择。他最主要的才华并不是在生意上。更准确地说,这是一次被命运抛弃之后的被动的选择和抗争。他生来并不是一个伟大的商人,尽管他有足够的实力和造化成为一个大商人,但事实上,经商部分限制了他的天才。选择经商对社会和对他个人都是一种遗憾。他有着鲜明的“以天下为己任”的传统知识分子的理想,一直试图用自己的思想去整合社会。

  这个外表随和的男人,经历复杂而沧桑。他说男人一生要上的四堂课他都亲眼见过,或者亲身经历了。第一:坐牢一年无罪,知道什么叫是非;第二:离异无子女,知道什么叫爱恨;第三,癌症误诊,知道什么是生死。——当时因为误诊,给冯仑做手术主刀的大夫,差一点点就把冯仑的腿给锯了;第四,非典疑似,知道什么叫委屈。

  他是一个天才的社会活动家和鼓动专家,他善解人意,博学多才,内心深刻而外表诙谐,聪明、富有语言和鼓动的天才,讲义气,最重要的是这个人意志坚韧,在面对恩怨得失的时候,他往往能跳出事件,以一种局外人的超然来看待和面对,有着一种不同寻常的达观和洒脱,这些都赋予了他一种独特的,富有魅力的领袖气质。而他在中宣部所积累的广阔的政治和社会资源,也成为转型期民企必不可缺少的力量,再加上他年长,顺理成章,冯仑成为日后万通系的大哥。

  事实上,也唯有冯仑的“事缓则园”的随和,才可能将这些个性鲜明迥异,人人争强好胜的豪雄之士,聚于麾下。他善于妥协,致力于为各种问题找到解决的方案,而不允许出现太剧烈的冲突,并总能在妥协中找到解决的方案。从现实的角度来看,这是一个优点,虽然会有后遗症,但因为最优的方案实际上不存在,所以冯仑总能想出一些次优的解决方案。

  尽管冯仑有时候会表现出犹豫和摇摆,但是,没有冯仑的有容乃大,就不会有万通系的群英会和日后辉煌。至于阔别十年之后,兄弟依然可以同席畅饮,也绝无可能。

  冯仑是万通六雄中最有谋略的一个人,但是他本质上依然是一个朴实而重义之人。他会习惯甚至喜欢在妥协中求发展,但他亦是一个非常有胆量的人。

  而因为冯仑身上的人文色彩,才使得万通之道,更像时代大幕下的喜剧。
 楼主| 发表于 2013-6-9 14:51:40 | 显示全部楼层
王功权:忍辱负重、危机善断

  26岁的时候,毕业于吉林大学管理专业的王功权,已经是吉林省委机关的一名宣传干部。与冯仑很相似,他正行进在前途无量的仕途道路上。作为一个乡村小学中心校长的儿子,他继承了父亲性格中负责、严谨、在困境中百折不挠的基因。但是,与父亲的顺服不同,他性格中多了反叛的因素。

  1991年6月,王功权与冯仑、刘军等人在海南成立了海南农业高科技投资公司(万通[简介 最新动态]前身)。成立之初,王功权是法人代表,总经理,冯仑和刘军是副董事长,王启富是办公室主任,易小迪则是总经理助理,后来的潘石屹主管财务中心。

  作为创业总裁,王功权兢兢业业地把团队带了起来,平衡了各路英豪的性格冲突和种种矛盾。面对压力和误解,他力求做到公正与客观。平常之日,他是一个为人厚道,心存厚道,有时摇摆的人。然而,他却并不仅仅是个守平之人,王功权有一个过人的长处就是,他有极强的危机处理能力。多少万通危机的关头,他能迅速地冷静下来,果敢地做出决定,绝不拖泥带水。在严重的关口,王功权非常能沉的住气,处理问题思路异常清晰。他的性格决定了他对平衡组织的稳定性起到了很好的作用。多年之后,冯仑说起王功权的作用时说,“一个组织里要是没有这样一个角色就死了。”

  王功权自己却说,经商多年,时常会感到知识分子的人文和商业理性的冲突,这种冲突让他很痛苦。他常常会从一个知识分子文人的角度,而非商业的角度去想很多,内心深处的那种对生命的悲悯,常常会和无情的商业决定产生尖锐的冲突。很多事情,他早就看的清清楚楚,却一直维系,一直拖到最后还是维系不了。在面对人的问题上,他的这个缺点非常的明显,然而如果不涉及对人,而是对事,他的出手迅猛异常,干净利落,冷静而理性。

  基于对自己的这种矛盾的认识,他最终决定不再选择去领导一个企业,而是选择了个人专家的道路——从事国际风险投资,这样可以专注于事,而不是人。在残酷的商界,这也许可以使他的灵魂安宁下来。

  在用人方面,王功权可谓是六雄最大胆,最无私的一个。正是他,一手将飞速进步和发展的潘石屹,从万通的财务中心主任,一步一步地提升到副总裁,常务副总裁,最后提无可提,就让潘石屹来坐自己的交椅。

  王功权说,“潘石屹的上进心和学习能力特别强,对于他要不停地提升,否则他的才华就会埋没。”

  在六雄中,王功权文人的影子始终挥之不去。他如今除了风险投资,还是北京词学会的副会长。感于阔别十年,为此专辑六雄头一次再聚首,共在一个桌子上吃顿饭。他写下一首词。

  《临江仙·万通六合伙人重聚步罗公韵》

  “携手扬浪商海里,风流几度争雄?华光艳朝染长空。纶斤飞卷处,猎猎万旗红。十五春秋似弹指,戏笑雨霜风。东方君悦庆重逢,中年情正好,苦乐一杯中。”
 楼主| 发表于 2013-6-9 14:52:26 | 显示全部楼层
财商潘石屹

  尽管在很多场合,潘石屹都称自己出自农村,但是,熟悉他的人说,潘石屹有着农民的生活经历,但他身上没有农民的影子。实际上,潘石屹出身于当地的一个大家族。

  在万通[简介 最新动态]六雄中,潘石屹和冯仑、王功权等人相比,代表了另外一种风格。冯为人谦和,以兄长待人,也希望众雄把他当作兄长,但内心更需要得到一些形式上的尊重。而羽翼日丰的潘石屹外表表现的咄咄逼人,但更希望在下班之后把他当成平常人,你不能打扰我,我也不能打扰你,大家下班后是平等的。

  冯仑、王功权从体制出来,带着鲜明的体制内的思维烙印,反映在公司的组织建设上,会有门卫,通报,依然有着机关的影子,公司里流动着中国传统的事故人情。而潘石屹则海派的多,个人的兴趣和爱好,则决定了他和张欣两口子喜欢那个调调。同样追求权力,潘石屹有些权力是明的,而因为从政的关系,冯仑有些权力则是暗的,这和冯仑的从政经历和背景有关,政治必然有暗的权力。

  潘石屹与冯仑不同,冯仑有着更多的社会方面的才干,在经济的舞台上他的这些才干部分地被埋没了。而有的人则越走越自由,比如潘石屹,他找到了商业这个全方位实现自己的舞台。

  然而,在万通创业的历史中,冯仑和潘石屹的合作却是天作之合,缺一不可。冯仑代表了中国传统的政治经验和智慧的精粹,而潘石屹身上则体现了商业文化的创造力、过人精明和富有效率的执行能力。没有冯仑,潘石屹无法在创业初期获得中国在特定的历史环境下,所必须的稀缺的政治资源和社会资源的支持。而没有潘石屹,冯仑则无法在万通海南赚得第一桶金后,迅速地在北京房地产市场搅得风雷滚滚,风生水起。诚然,万通的历史是由团队创造的,万通六雄,个个身怀绝技,缺一不可,形成了一股伟大的合力。但是,冯仑和潘石屹却是其中反差最鲜明的两个人,他们代表了两种截然不同的文化和价值,他们的合作,恰恰符合并反映了转轨年代特殊的需要和特征。而这两种文化互相媾和,共同生长,直到各自长大成人,分道扬镳。尽管这两种文化和力量都是从体制内生长出来的。

  冯仑有大谋,具有非凡的鼓动能力。然而潘石屹所看准的事,则必会勇往直前,不管有多少人反对,他都一定会干到底。他有很强的穿透力和极强的执行能力与开拓能力,是一个注重专业的人,做事认真,条理清楚。平时潘石屹总是笑呵呵的,但关键时候他的胆子极大,他对自己所看准的事情,表现的非常有胆量。比如万通新世界广场[最新消息 价格 户型 点评][最新消息 价格 户型 点评][最新消息 价格 户型 点评]当时在业界引起石破天惊的几千美金一平米的售价,就是出自潘石屹力排众议的大胆。此外诸如万通突然募股;把华远[简介 最新动态]的项目买下;种种手笔,潘肯定是幕后的力主者之一。

  潘石屹在万通的时代,汇报工作时从来都是说没有困难,其实他也面对了很多的困难,但是潘石屹的坚硬由此可见一斑。

  他是一个异常聪明的人,反映非常快,信奉行动简单的哲学,而且守信用,可以被信赖。与由仕转商的冯仑不同,潘石屹天生就是个商人,他又恰好选择了商业。可谓生逢其时,适得其所。潘石屹有着非凡的商业敏感,他关键的时候敢赌,而且赢率很高,这是他迄今为止成功的关键。在六雄中,潘虽然出道不早,但是被公认为财商最高,私下里,其他五雄称之为小潘或者更多的是“潘老财”。

  观察潘石屹,猪是一个非常有意思的形象。他将自己的一个网站起名为“猪八戒"。而在他的现代城办公室中,也列着一排一排身长体阔,壮硕身长的大猪雕像。

  在现代城,这个当年从甘肃天水农村走出来的男人,现在终于可以脚踩浮华,安享荣华。现代城的一楼布满了各种高档酒肆,而曾经忍饥挨饿的潘石屹,现在高高地坐在18层他的帝国的中央。繁荣的物质都臣服于他的脚下,他再也不用去担心忍饥挨饿的问题了。如此鲜明的反差与对比,不知道会引起他怎样的遐想。

  从他18楼的办公室望下去,长流不息的长安街上,真的好像一条长流不息的河,而一水之隔的地产项目“阳光一百”,就是他昔日的兄弟易小迪的作品。一水之隔,楚河汉界,商场真的就像战场,昔日同甘共苦,今日商场对手。即便依然谈笑风生,此中复杂的滋味又该是怎样的微妙。
 楼主| 发表于 2013-6-9 14:53:19 | 显示全部楼层
 智者易小迪

  易小迪真正的出类拔萃,是在万通[简介 最新动态]分家之后。

  人的聪明有几种。以一般人的聪明来论,冯仑为最,冯仑博学多才,思维非常灵活开阔。而潘石屹的聪明则表现在思维方法很简单,却很深入透彻,而且执着。这都是大家能看的到的智慧,即入世的智慧。而第二种智慧,则是出世的智慧,道在反之动。无论是做人、做事、还是做企业,短期内都发现不了,只有长期的过程才能发现。别人看不出,但有自己知道。这是出世的智慧。易小迪被认为是具有第二种智慧的人。

  坐在阳光[最新消息 价格 户型 点评]一百顶楼的办公室中,潘石屹的现代城[最新消息 价格 户型 点评]就伫立在不远处。激烈的商场厮杀和竞争每天都在进行,易小迪怎么看?

  易小迪回答说,“商业就是竞争,不是因为同行存在而导致的,这是表现形式。竞争存在的本质原因,而是因为需要而存在。因为需求多样化,我们才有存在的可能。只要存在需求,市场天然地就必须竞争。垄断一定能让你得到高额的利润。但是会让人和企业走向死亡。竞争则产生活力。一个80岁的人有100亿,不如一个30岁的人有100万。我们得到的快乐都是来自于竞争。竞争很残酷,但是通过竞争得来的很踏实。”

  与冯、潘二人触目可及的绝顶聪明不同,易小迪为人低调,其人博闻强志,不但有极深的佛学功底,还可以背诵《孙子兵法》和《道德经》……在六雄中,他被认为前途不可限量。冯仑评价易小迪“智慧,比较大气,他算账的方式和别人不一样。”

  易小迪说,“算帐分算有形的帐和无形的帐。我特别看重的是品牌形象。无形的东西的价值要远远大于有形的东西。公司赚了很多钱是现金,但客户的忠诚度同样也是。一个公司要在有形和无形的资产中,达到平衡。更多的要永远看到背后的理,尽管它们暂时可能不起作用,但很多东西是相生相克,利弊相成的。一定先劳后得,一定要平衡,不然心虚,将来要付出更多。我的成功是价值观和战略的成功,而不是管理和产品创新的成功。”

  在日后万通的格局中,易小迪一直扮演了一个任劳任怨的实干者的角色。别人能做的事,他绝不会去抢。在万通时代,他很愿意去当一个职业经理人,冯仑也认为他是一个很好的下属。他说自己一直很服从分配,安排他干什么,他都很接受,从来不挑剔。当他创办广西万通的时候,万通总部最多给他的一笔钱是500万,而不到两个月的时间,他就给寄回了400万。在六雄中,易小迪很轻灵,有张力,有大才,他做事被认为举重若轻。

  “一定要看到事情的两面,我比较注重长远的培养。”始终能看到矛盾的两个面,并以此为基础去看待任何一个问题,这是易小迪一个基本的思维模式。

  王功权曾这样评价易小迪说,“假如某一天大家都失败了,易小迪的心理抗挫伤能力会最强,会比别人更早地站起来。”

  易小迪性格中的平和,在万通分家中可见一斑。1994年秋天,万通六雄在广西西山开会,这次会议在万通历史上被称为“分裂会议”。表面上的矛盾是冯仑和潘石屹而起,最简单的说法是,当时的冯仑要干事,而管钱的潘石屹不给钱,矛盾就比较尖锐了。表现形式是这样的,但背后的因素是价值观的明显冲突:冯仑以江湖义气和太极拳事缓则圆的方式聚合众雄的价值观,已经开始与企业的发展出现了某种不平衡。这可以归因于冯仑内心蛰伏不息的英雄主义情愫与商业现实之间的冲突,然而从人事的角度上来说,当企业做到一定的规模,大家都太能干,而且都是老板之才,这本身就会有问题。在这次会议上,双方吵了不下十几次。王功权哭了,冯仑也哭了……无关利益,泪为情洒,就好像一场同甘共苦、坦诚相爱的婚姻,终要忍痛分别。由于已经在大方向和战略上发生了冲突,94年冬天,六雄最后又在上海大厦[最新消息 价格 户型 点评]开了会。

  易小迪知道这一天要到来,已经有了心理准备。到了那个时候,他认为它是必然的了。而他接受任何事物的态度都不是很激烈的。与当时群雄的情绪激昂不同,易小迪表现出了一种练达和宽容。分家之后,他是六雄中最有合作精神的人,能够和冯仑坐在一起处理资产、债务种种问题,不会因为分手而在一段时间内显得尴尬。而分开之后,易小迪能整合的还整合,能关联的还关联。表现出了一种练达和开阔。他和别人的合作的精神不是狭窄的,能够和别人共赢,这是他能够迅速东山再起的关键。

  94年分家之后,95、96年是易小迪的困难时期,当时的他,面对了很大的思想压力,他所经手的百货公司倒闭了,涉及到一个还钱的问题。这笔钱可以通过一些技术层面的操作不还了之,然而,当时很困难的易小迪认为这是一个简单的诚信的问题。钱必须要还。回头看去,易小迪说,如果当时贪图利益,今天,银行再给自己授信的时候,追溯过去的历史,他就不会有今天。他强调,要以平常心来对待。只有我们自己是公司倒闭最大的受害者,别人才有可能会原谅你。如果挺过了,成功了,我们就是最大的受益者。

  易小迪说,“人的坚韧不拔的精神非常重要,你离不开忍耐,能达到的高度和走的多远,都和忍耐有关。人的痛苦不在于肉体,而在于心灵。当所有的人都背弃你,都骂你的时候,你能不能忍耐?忍耐是力量的表现之一,这是真的。当失败的时候能够坚持下来,意志一定是得到了锻炼。”

  在97年9、10月份期间,易小迪在突然之间觉得自己的思想开始有了质的飞跃。他说,“任何事不要去找外部原因,也不要去抱怨,先找内部的原因。其实这个世界上什么都有,只是你不知道什么是真正的商业机会。当方向没有确定的时候,任何风都可能是逆风。内在的价值观的成熟可以使你看到到处都是机会,只是你去抓住哪个机会的问题。”

  他在这一年确定了自己要走什么样的道路:第一聚焦房地产。第二走出广西。他一直认为价值观、理念的成熟是他最宝贵的财富,不需要很多外在的机会。离开万通之后,他和兖州煤矿合作,别人投资,他来管理。把不同的资源组织在一起。

  易小迪认为自己的成功是价值观和战略的成功。而不是管理和产品创新的成功。他说,“暂时成功,赚到一笔钱是偶然的。但长期占有一个市场份额,那一定是必然的。和社会的利益交换关系一定是平衡的。”
 楼主| 发表于 2013-6-9 14:54:12 | 显示全部楼层
王启富:谦直


尽管当年万通[简介 最新动态]分家的直接矛盾是因为冯、潘二人经营理念上的不同,但是,首先掀开矛盾之锅的,却是王启富。而真正在冯、潘两种观念角逐中起到定鼎冯仑的,则是从美国赶回来救急的王功权。事过多年,谈及往事,王启富依然是性情中人,不回避问题,不推卸责任。冯仑对王启富的评价是:本性和内在非常善良,爱恨分明,喜欢的就非常喜欢,不喜欢的就不打交道,中间地带很少。而其他诸位合伙人则称王启富为一个很善良、讲义气的人,一个忠诚的朋友,一个职业工作者。
  十五年间多少潮起潮落,新一代英雄是站在老一辈豪杰的肩头,眺望远处,王启富说,“大浪推着你走,你也正好总在海边走。如果不在海边,浪也就推不到你了。”
  而对于王启富那一批人来说,比他们的知识更加重要的是他们的勇敢,敢想敢干。在当时的中国,深圳和海南是改革的两朵奇花,而与深圳的特殊窗口职能不同,海南有着更多自由的意味。搞窗口需要一定的权力,而不需要边防证的海岛,则成了贫寒子弟和胆大妄为者的聚集地,毫无疑问,王启富属于后者。大多数去了海南的人,都较早地接受了洗礼锻炼,更早地起步和发展,当年下海南的十万青年,大多数已成为今天这个国家经济和商业的重要的组成力量。
  离开万通之后,冯、潘、易三人依然留在地产行业,王功权投身国际风险投资,刘军从事农业高科技,王启富则由国际贸易向地板行业等木业领域进军。不同的发展选择,恰恰可以见证每个人不同的心性和趣味。
  回首十五年的来时路,谈起这六个人,王启富说,“从时尚青年到时尚中年,我们一直走在时代的前沿,不断地去进取。不怕输,去争取胜利。因为怕也没有用。”
 楼主| 发表于 2013-6-9 14:54:40 | 显示全部楼层
大将刘军
  


人类社会每个时代总有一批胆大妄为的人,而刘军正是这样的人。
  刘军是万通[简介 最新动态]分家之际,惟一一个敢坐在桌子上,指着冯仑鼻子对他咆哮的人,也只有他可以公开地表达,分家之后万通要对他下面的弟兄有所交代,必须要有饭吃。
  刘军的直率和性格之鲜明,由此可见一斑。论城府和聪明,刘军不是六雄中最强的,但若论义气和性格,刘军则有大将军之慨,令人过目不忘。——这个军人家庭出身的四川人,男人的性格轮廓是六雄中最鲜明和突出的,有一种成熟男人的质感。
  刘军认为,儒家文化对中国朝野影响很大,而他受到儒家文化影响很深。他说,“年轻的时候对老大所有的规则没有完全遵守,细节处理的不太好,老大对你就有看法。现在大家都比较平和,都40岁以上了,以前开会经常会吵架。经历了很多事情,现在会比以前成熟多了。虽然性格不会变,但表达方式会变。意思会表达的清楚,但说话的分贝值不会那么大了。”
  与易小迪做事举重若轻不同,刘军说自己做事的风格是举轻若重。他一直想做实业,其他众雄是渐渐换去草鞋,穿上皮鞋,而独有刘军则是重新把草鞋穿起,重归农业高科技投资,做自己想做的事。他在四川从事农业项目,尝试着农业产品的产业化,做着果蔬保鲜、储藏加工和营销的买卖。
  刘军说,“人做事情,坚韧是最重要的。要做自己想做而且有意义的事情,中国这个时代缺的是责任感,款爷很多,培养了一批对民间疾苦不关心的人,这很可怕。我永远作不了纯粹的商人。直率是我的特点,但我不会改变,人不能完全异化了自己。”
  一晃十年,上次6个人的聚会是96年了。回想当年刘军说,“那时的聚会不像今天这样轻松。国家宏观调控未结束,企业的压力非常大。心情忧喜参半,喜的是终于能干点事了。忧的是企业矛盾重重出,经营上面临着极大的困难和冲突。”
  而谈起六雄十年后的这次再聚首,他认为这是这个时代从事商业的一个喜剧。“万通出了很多人才,以前离的太近,年轻时又都争强好胜,现在各自位置坐了若干年,各有所长,所成,在当今社会业界具有相当的影响和成就,有了一个惊喜。久合必分,各有所成。未来都会不错,结果不会太坏。至今是个喜剧。但喜剧是由环境造成的,个人努力固然重要,但是,古往今来,亿万中国人一直在努力,是环境造就了六雄。”
  从一个细节可以见到他们年轻时是多么的争强好胜,在拍摄这个专辑的过程中,有一个镜头是让这些男人玩猜石头、剪刀和布,六雄说玩假的没意思,要赢就得来真的,得赌点什么……
 楼主| 发表于 2013-6-9 15:20:50 | 显示全部楼层
1993年馮侖和潘石屹合影,萬通六君子最為久遠的一張照片,被調侃為馮潘的『結婚照』
1993年.jpg
 楼主| 发表于 2013-6-9 15:22:20 | 显示全部楼层
20年后的聚会
万通六君子.jpg
万通六君子0.jpg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声明:

本站所有内容资源均来自网络&网友分享,仅供学习试用。

手机版|爱普工业设计论坛    

GMT+8, 2021-4-15 01:23 , Processed in 0.275083 second(s), 25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2 Comsenz Inc.

站务管理专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