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者适之 发表于 2013-6-9 13:46:55

潘石屹自述:跟老婆合伙办公司是条艰难的路

潘石屹在ChinaVenture的专栏中分享了他和张欣在创业过程中的一些事情,两个人曾在创业初期出现过严重的感情危机。潘石屹还分享了选择创业合伙人的经验。

以下为全文:

我和张欣结婚后就办了一个公司,大概从结婚,办公司这都是前后半年之内完成的事情,最困难的是前面两件事情,家事、公司的事情搅和到一起,差一点儿就离婚了。我记得我们结婚两年,办公司两年的时候,我跟我老婆几乎是天天吵,见面就吵。有一次她说不行了,她走了,回英国去了,我就开着一个车,带着行李把她送到,往首都机场走,走到半路我们俩又吵起来了,她说你把车停下来,我停下车,她拿着行李打出租车走了,一个月没任何联系。我想这一段婚姻要画一个句号了,公司就更不用说了。这可能是我们危机最深的时候。

一个月之后她给我打电话,她说她还是想回到中国来,希望不要参与公司的事情。所以,夫妻之间创业确实是一个很艰难的事情,她就说她在家里面生孩子吧,公司的事情就不管了。我说行吧,我就凑合着往前做吧。


在这个做的过程中我有这样几点体会。第一点体会就是找公司合伙人的时候,不要是同学一个班的,这实际上是一个败笔,你会的他也会,你不会的他也不会,经历和知识结构是差不多一样的,不要在一起做合伙人,最重要的是要互补,你会的他不会,他会的你不会,这样的话才是一个很好的合作人的基础。我看到这一点,我跟我老婆是完全不一样的,我老婆是海归,我是土鳖,她从西方来,我从西北来,所以,完全不一样的我们就互相看对方的长处。第一步就是互相欣赏对方。第一步就像花园里的花一样,我尽管是个小草,可是作为花能够欣赏我还是不错的。

我记得参加我老婆婚礼的一天,我老婆一个最好的朋友派他妹妹过来,我老婆这个朋友从来没见过我,就打电话问他妹妹,张欣找了个老公怎么样,他妹妹唱了歌,“没有树高,没有花香,只是一棵无名的小草”,小草和树要能够互相欣赏。这是第一个阶段。第二个阶段只是互相欣赏不够,我现在最深的体会就是两个人应该合为一体,就像一束光一样,他是一束光,我是一束光,两束光合在一起,就分不出来彼此了。年轻人要一边结婚,一边要跟自己的老婆创办公司的时候,一定想这条道路是一个很艰苦的道路。

知者适之 发表于 2013-6-9 14:58:05

潘石屹 张欣:一个敲锣一个耍猴
门派:SOHO中国[简介 最新动态]
职务:潘石屹———董事长兼联席总裁
张 欣———联席总裁
关系:夫妻

SOHO中国是著名的夫妻店, 远近闻名。潘石屹和张欣自1995年创立公司以后,通力合作,开发了SOHO现代城[最新消息 价格 户型 点评]、长城脚下的公社、建外SOHO[最新消息 价格 户型 点评]、SOHO尚都[最新消息 价格 户型 点评]等一系列著名的楼盘。在这些年的精心经营中,他们俩不但把SOHO中国创建成为一个“名牌产品”,还把潘石屹打造成为地产界第一娱乐明星,可谓功德圆满。

据说,两人的结合,从当时他们的背景出身看,反差极大,但经过几年磨合,终于走上了平稳合作的轨道。

潘石屹和张欣的分工很明确,也有些传统———基本遵循了男主外、女主内的原则。用张欣的话来说就是:“所有与国外的关系,商业决定以外的事情,像建筑设计工程管理等由我做;谈判、销售、政府关系和所有与钱有关的事情都是他做。潘石屹打过比喻,就像以前耍猴卖艺的,他是先出来敲锣的,然后我出来耍猴,最后再出来拿帽子收钱的又是他。”

在这样的分工下,潘张二人配合十分默契,创造了一个又一个的楼市概念和奇迹。潘石屹几乎拿到了国内应该拿的奖项,而张欣拿到的奖项都是国际性的,比如威尼斯双年展特别奖、《商业周刊》“亚洲之星”、达沃斯世界经济论坛“全球青年领袖”等等。

按理,潘石屹很难有走红的资本,借用他个人主页的描述:“人称老潘,甘肃天水人,身不高,体不壮,头发不浓密,但身手头脑均敏捷矫健。年龄未及不惑,吃过文革的苦,享过改革的福,故能上能下,可屈可伸。”就是这么一个人,不但引领着楼市,还把个人在楼市之外的事业发挥得淋漓尽致,建立起个人形象品牌。

时代周刊曾经这样报道潘石屹,“房地产商潘石屹给中国一贯单调的公寓和写字楼带来了明快的色彩……潘石屹的楼盘在品位上已国际化。”这个评价无疑是很高的。

点评:他们就是这样的使人快活。
页: [1]
查看完整版本: 潘石屹自述:跟老婆合伙办公司是条艰难的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