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天小小马 发表于 2014-3-14 10:08:09

西安幼儿园被指近3年都给孩子吃过药

http://img1.gtimg.com/news/pics/hv1/5/34/1542/100277225.jpg一名家长情绪激动http://img1.gtimg.com/news/pics/hv1/8/34/1542/100277228.jpg家长在幼儿园墙上写下愤怒的语言http://img1.gtimg.com/news/pics/hv1/6/34/1542/100277226.jpg涉事的幼儿园http://img1.gtimg.com/news/pics/hv1/7/34/1542/100277227.jpg病毒灵西安一家幼儿园被曝在未告知家长的情况下,长期给园内幼儿集体服用抗病毒药物“病毒灵”。不少孩子被发现存在头晕、腿疼、肚子疼等相同症状,引发众多家长的强烈不满。目前,西安市相关部门已开始调查并进行紧急处置,幼儿园园长及相关人员已被警方控制,但关于此事的诸多疑点仍有待解开。幼儿园从何时开始给孩子集体服药?给孩子服药出于什么目的?服用这种药物会带来什么样的副作用?西安市有关部门12日对记者称,对于这些问题暂时没有详细的调查结论可以提供。□综合新华社电、《华商报》、《新民周刊》事件 幼儿园私自给幼儿服用“病毒灵”陕西省宋庆龄基金会枫韵幼儿园位于西安市高新区风韵蓝湾小区内,共有690名幼儿。根据家长们的介绍,2007年,幼儿园开园,法人代表孙雪红,院长为赵宝英。从2014年3月初开始,陆续有家长发现自己的孩子在幼儿园服用了不明药物。个别有心的家长让孩子将所服的药物带回家中,发现白色药片上面写着“ABOB”字样,查询后才知道这是一种俗称“病毒灵”的抗病毒药物。根据药物说明,这种药物用于流感病毒及疱疹病毒感染,其不良反应可引起出汗、食欲不振及低血糖等。有家长获悉,1999年12月11日国家药监局对地方标准的病毒灵公布停用,理由是效果不确切。还有家长获悉,“盐酸吗啉胍片”用于小白鼠实验出现小白鼠后代畸形的现象,这更加剧了家长们的担心。3月10日,有家长通过微博反映了这一情况,引起众多家长的关注和不满。11日,数十名家长聚集在幼儿园讨要说法,并一度将幼儿园周边道路围堵。3月12日上午,记者来到枫韵幼儿园,这里的小操场上正在举行西安市有关部门与家长的沟通会。记者在现场看到,幼儿园多个教室凌乱不堪,医务室内一片狼藉,遍地都是各种文件资料。参加沟通会的许多家长情绪激动,有的人还当场流下眼泪,情绪激动地要求政府部门加大力度处理此事。反应 一些男孩子下身红肿、尿不出当枫韵幼儿园给幼儿集体服药的秘密被意外发现后,数百名家长闹开了,昌女士这才发现原来自己孩子的症状在这所幼儿园的幼儿中间非常普遍。因为给幼儿集体服药的丑闻曝光,3月11日,枫韵幼儿园陷入了瘫痪,家长们集体罢课,并围堵在校门口讨要说法,个别家长因情绪激动围堵附近的道路,被警方带离。一位女家长说起这件事情绪激动:“千挑万选给孩子找了这家幼儿园,怎么能想到会出这种事情!”这位家长说,她的孩子曾说过膝盖疼、腿疼,半夜能疼醒,她觉得肯定是孩子白天跑累了,孩子说肚子疼不想上学,她骂孩子偷懒,以为是孩子不想上学的借口,她没想到,这或许是孩子服药出现的副作用。说到这里,现场十几名家长哭成一片。家长们总结了孩子出现的趋同性不良反应:长期便秘、肚子疼、腿疼、出汗、食欲不振。一位家长现场带来了刚刚给孩子做完的体检报告,6岁的孩子被查出肾积水,家长也怀疑是否和服药有关。调查 幼儿园近3年都给孩子吃过药目前,西安市教育局、食药监局、卫生局、公安局等有关单位组成处置工作小组,进驻幼儿园调查此事。幼儿园业务园长赵宝英、后勤副园长兼保健医生黄林侠被调查人员问话。孩子在幼儿园到底吃了多少“病毒灵”?枫韵幼儿园法人代表孙雪红表示,2012年确实给幼儿吃过“病毒灵”,当时是禽流感高发期,但在2013年,幼儿园开园务会议时,她明确提出,禽流感已过,必须禁止继续使用“病毒灵”,没想到,今年保健医生再次给孩子用了这个药。3月11日,有家长在幼儿园的医务室找到的几张用药记录显示,2013年3月6日、7日,3月13日、14日、15日,幼儿园给小班、中班和大班的孩子集体服用“病毒灵”。还有2014年的服药记录,分别是2月13日、14日,3月5日、6日、7日。但幼儿园到底给孩子们服药多长时间,调查组还在调查。各方回应官方:幼儿服用的“病毒灵”毒性小记者从西安市政府了解到,西安市卫生局组织多家医院的药剂科、神经内科、感染科、呼吸科专家,对枫韵幼儿园给在园儿童服用药品的适应症、禁忌症、疗效、毒副作用等方面进行讨论。经专家讨论认为:一是枫韵幼儿园使用的病毒灵为国药准字号药物,药品在有效期内,有儿童服用剂量说明(10mg/kg),为处方用药;二是经讨论及查阅相关文献,预防性用药效果不明显;三是“病毒灵”的不良反应可引起出汗、食欲不振及低血糖等反应,查阅此药的相关文献及资料,未见其他不良反应;四是在服药方面,日服用量未超过说明书的剂量,单次剂量仅小班孩子略微超量,且服用时间为2-3天,未长时间服用,引起蓄积毒副作用的可能性较小;五是如出现不适症状,建议医学观察。家长:专家作出的结论过于草率但接受记者采访的多位家长对上述结论并不认可。在3月12日举行的沟通会上,许多家长提出政府部门组织专家作出的结论过于草率,药物对孩子身体是否造成长期性损害不能轻易下结论。一些家长甚至提出在政府出资的情况下自行带孩子进行独立检查,以确定孩子的身体状况。对于幼儿园给孩子服药的目的,虽然官方尚无定论,但许多家长有着自己的看法。一些家长告诉记者,枫韵幼儿园是一所民办幼儿园,每月收费1100元到1200元左右。按照收费办法,如果幼儿缺勤幼儿园就要给家长退费。如超过十天缺勤,就要退一半的托费。园方为了确保孩子不生病,保证幼儿出勤率,才会给孩子服用这种抗病毒药物。事件追问幼儿园的1万粒药从哪来的? 关于药物来源,西安市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药品稽查分局负责人表示,3月10日晚,接家长举报后,稽查人员在幼儿园保健室发现一瓶“病毒灵”,里面只有3粒,当场对药品进行查封,在检查中还发现一张幼儿园购进药品的票据,显示该药是在西安一家药品批发企业批发的,该企业有资质,幼儿园一次批发100瓶,也就是1万粒。那么,孩子们服用的药品本身是否安全?该人士表示,多部门对市内一些零售药店里的“病毒灵”进行了检查,没有发现与幼儿园内同一批次的药,目前在甘肃天水市找到同一批次的“病毒灵”,正联系对方向西安发货。药品稽查分局收到该药后,将第一时间送往西安市食品药品检验所检验。保健医生可以开处方药吗?事发后,枫韵幼儿园后勤副园长兼保健医生黄林侠被警方控制。该幼儿园法人代表接受采访时表示,幼儿园的保健医生是有医师资格证的。经查,黄林侠目前只能提供一张广东省发的医师资格证的复印件,但按照规定,从业医师必须在从业机构所在地的卫生部门注册后,才有医师资格。据查,黄林侠并没有在雁塔区注册,所以,黄林侠没有给幼儿开处方药的资质,而“病毒灵”就属于处方药。3月10日,不需要任何处方等凭证,记者在含光北路一家药店轻松购买了一瓶“病毒灵”,处方药是否一定要凭处方购买呢?西安交大二附院儿科教授侯伟表示,按照规定,处方药必须凭借医生处方去药店或医院购买,但在实际中,药店执行不严格,没有处方也能买到处方药。
来源:腾讯网
页: [1]
查看完整版本: 西安幼儿园被指近3年都给孩子吃过药